13001306866
新闻详情

和水哥王昱珩聊植物墙

发表时间:2020-02-19 15:43

关于水哥王昱珩貌似都不用我特别介绍了,《最强大脑》选手、南极大使、自由设计师、中国好爸爸……等等。反正认识他的人比认识我的人多N个数量级吧。


原谅我到现在都没看过一期最强大脑,在微博关注水哥的时间也很晚,所以一直都处于有眼不识泰山的状态。直到去年10月在中山的博物文化论坛才和他有了点交集,他和我在一个分论坛,听完他的讲座才觉得,这个人蛮厉害的,技能点很多,而且也是个自然爱好者——在我这边喜欢自然的人都是加分选项。11月又和他还有初雯雯在武汉的中国自然好书奖的颁奖活动见了面,这次和他俩都聊了挺多,也对他有了更多一些的了解。拨开大神的光环,水哥本人是个喜欢瞎说大实话又很nice的人,才华之外贵在真诚,当然才华的部分就不用我多说了,看过节目的人比我知道更多。12月因为读城活动,水哥又来了一次深圳,和他一起去参观了一家做植物墙的公司,这时候才知道他在这个行业也做了挺久的时间,在业内也有一定的影响力。因为对这个领域也挺感兴趣,所以问了他一堆问题。后来觉得信息量比较大,不如单独写一篇吧。


在写这个话题之前,先补充一些背景资料,方便大家后续理解。


先来说一说什么是植物墙(green walls、live walls、vertical gardens ),从字面上理解就是通过合理的设计和配置把植物种在墙上,利用植物的根系对环境的适应能力构成建筑墙面,是近些年比较流行的生态建筑理念。


植物墙的先驱是美国伊利诺伊大学(University of Illinois)风景园林学教授斯坦利·哈特·怀特(Stanley Hart White),他于1938年在《植被建筑结构和系统》就提出了相关的理念并申请了专利,只是他的想法在当时还显得有些超前,并未影响到景观设计行业。


真正让植物墙流行和推广开来的人,业内公认的是法国植物学家帕特里克·布兰克(Patrick Blanc)。他出生于1953年,自小喜欢植物,16岁就去了东南亚热带雨林,之后就决定攻读热带植物学,并在之后取得了科学博士学位,后来在法国国家科学研究中心担任研究员。1988年他的第一个植物墙作品在巴黎落地,引发全球关注,让垂直花园这一理念深入人心。他的植物墙结构主要由金属框架、PVC板和合成毛毡组成,有自主浇灌系统为植物提供水分和液体养料,这一技术在1988年也申请了专利。此后,他在巴黎、曼哈顿、墨尔本、伦敦、曼谷、悉尼、釜山等城市留下了几百个作品,至今仍活跃在世界各地,将他的垂直花园推广到全球。


然而植物墙在世界范围内的兴起也就是这十几年的事,据统计,在2009年以后建造的61座大型室外绿化墙中,有80%是在2007年以后建造的,其中93%是在2007年以后建造的。所以我们近几年才会发现城市里出现了越来越多的垂直绿化项目,公园、写字楼、创意园区、街道都出现了越来越多的绿色植物墙,各地的政府也在推广和支持这些垂直绿化项目,但是就目前的情况看,仍然存在太多的问题和乱象。连我这个外行都看到了一些问题,因为在此前的工作里有接触到相关的项目,对植物墙也有兴趣,所以就抓住水哥和他请教和讨论了一些相关问题。



关于做植物墙的缘起


我:你当时为什么会想到做植物墙?


王:我是什么都养,当时就是因为没地方,养的东西又多,才开始往墙上种的。


我:哈哈这样吗,那养东西和设计植物墙还是不太一样吧,我觉得这个在国内历史并不长。


王:植物墙就方便系统控制,我应该是国内最早的玩这个的,有十多年了。我玩的时候,市面上还没人这么干。


我:2007年左右?


王:更早一些。


我:是自己琢磨出来的,还是有看到一些类似的案例呢?比如那个法国大师布兰克。


王:自己琢磨的,然后听说外国人有这样的,就去法国看了一下。


我:技术都是自学自己研发的吗?


王:对,去了法国之后发现布兰克做的植物墙结构和我做的80%都一样,我就知道他也就那么回事。回来我就改进了。


我:那20%不一样在哪里?


王:我的成活率是大师的几倍。


我:哦对,想起来了,你上次说他一次种200多种,但是成活率低。


王:据和他合作过的同行说他的植物墙更换量很大,有些甚至达到了百分之六七十,我的植物墙成活率有98%。他只是名气大,另外他是植物学家,他掌握的植物种类比我多。我是国内在立体绿植用的植物品类最多的,国内大部分植物墙都只能维持几个月,我的可以维持几年甚至几十年。


我:是每个城市都可以用这么多种吗?成活率和什么因素关联最大?


王:系统,成本,底材,各方面,我是每一个环节都肯花钱,光灯一项就是一般公司的几十倍投入,他们的照度流明色温都达不到。


我:所以也是一分价钱一分货。你之前说的北京难度大是说室内还是室外?怕风说的是室外吧。


王:北京太难,上海以南完全没有难度。北京室内室外都不容易。


我:北京人也不容易……北京政府对垂直绿化有要求吗?就是说政府本身有没有这个需求?深圳每年就有规定要达到多少指标,还有一些关于垂直绿化的补贴。


王:当然有,但是全是假的,他们做的就很垃圾。


我:深圳的公园里面就全是那种规则排列平铺的,比较简单那种。


王:这种就是又便宜又临时出效果的。人家法国人、德国人都是叫垂直花园,美国人叫反重力植物墙,都是有科技感的,到了中国就叫立体绿化,因为就真的只是绿化,只管种,只管出绿色。然后就都用那种价格最低廉的植物,反正先给铺成绿的,最后出了什么事儿他就不管了。


我:规整就是偷工减料呗,也不用特别设计了,都一盆一盆码着。


王:然后这种结构吧是这样,在我眼里只要是斜坡挂袋,我就认为是假植物墙。因为这不是种进去的,而是一个萝卜一个坑儿的往里面塞进去的,方便更换。我的植物墙是整体的钢结构,一体化的。我选的植物种类也非常多,植物在墙上是可以移动的,实景跟照片是有差距的,我做的实景会很好很多。而他们都是比较规整的,没有什么差别。


我:你说的大师和你结构一样是说他也是做一体化的钢架结构吗?


王:嗯,他是这么做的,离墙两公分做一个钢板,这样的话墙面就能保护起来了,我也是这么做的。钢板上加了几层不同的毛毡阻根和扎根用,然后在上面做了很多种植袋。我之前也用,现在都不用了。他做这些种植袋就是方便植物往里扎根。但这个技术含量太低了,好处是非常方便、成本很低。但是用袋做的跟我做一体化钢结构最大差别是基材用量完全不一样。你这么理解。你要是用袋的话呢,它那一袋里边放不了多少土,也放不了多少水苔这类基材,但是我的一整面墙都是,基材用量是他的好几倍。再说基材选择,我们一般都是脱土。脱土呢又不能全脱,因为土壤多的话有一个大问题,会随着浇水流失,土一沾水,墙的重量就会很大,吃不住。我们都是用水苔的,水苔分三六九等,档次特别多,最便宜的水苔很便宜,最贵的水苔非常贵,按星级标号的,就跟住酒店一样,标准肯定是不一样的。国内很多都用最便宜的水苔,我用的是用智利的七星水苔。差别在哪呢?用便宜水苔,有一个最大的问题就是特别臭,如果大量使用水苔的话,味道会很大。这样的话,客户一般都不希望用,就要减少水苔,也就是要减少基质。这样又会导致一个问题,他们本身成本就很低,再加基质减少,植物生长到后期基质就跟不上了,根系已经很发达的时候,已经没有可抓的地方了——不能总抓着空袋子里吧。你才懂得应该有附着地方没有了,存储水和营养成分的东西也没有了。就比如你想把你的花种得好,花长得大时候,你每年或者每两年得换个大盆吧,不会换更小的盆。有些根长得比较猛的植物,像吊兰换盆的时候,你会发现里面都没有土了,就只剩根了。所以呢,我做一个墙呢,是本着这个墙至少十年起。所以我肯定会这么去考虑:尽可能地在有限的空间里让基质更多一些。基质少的话还有一个问题,如果突然间断水植物就会死掉很多。但是基质多的话即便是断水一个礼拜或者更长的时间,墙都不会有问题。另外我几乎每一个墙都在改,每一次都改。


我:改植被还是改浇灌方式什么的?


王:都在尝试。


我:你除了植物墙其他类型的做吗?比如说屋顶花园什么的。


王:都做呀,包括水面我也有做尝试各种各样的尝试,都挺好玩儿。在北京还有一个问题,一个过冬,一个过夏。北方地区,尤其是北京夏天的暴晒温度很高,冬天的又很冷很干,还有风的问题。我先把这些都在我自己家里面做实验。在机场也有实验展示,但就是麻烦。



关于植物墙的国内现状和行业乱象


我:国内植物墙的主要问题在哪?


王:整体思路不行,根本就没有设计,所有的东西都图方便省事儿。我去参加一个论坛,施工大家交流的时候,我问他们一天能装几平米,他们说想种多少平米种多少平米。后来看到他们的材料和方式,就等于一个框架结构,上面都是盆儿斜在那个格子,然后买了花盆都不带脱的就往里扔,这就是所谓植物墙了。用布袋也是一样,就等于把塑料结构换成了布袋结构,换汤不换药。


我:对对对~是这样的,就是墙上放花盆。政府压价格,景观公司也图省事保险。反正甲方也不懂,挂上墙就得了。植物墙还算是个新兴事物吧,没有统一标准,说什么样就是什么样,所以墙上挂花盆也算进去了。


王:甲方认为,我才不管你什么标准,你只要让我这边墙变成绿色就行。其实植物墙最美的时候不是刚种,刚装上应该最丑的时候才对,现在种那么密。你等着,它长起来以后就会互相盖着,然后就会挤死很多。但是甲方不考虑这个,他们就考虑立马就能出效果。我肯定是要考虑未来的,所以就会稍微种的稀疏一些,会稍微留一些空间。但是没有办法,现在就甲方就这么蠢,所以我也比以前种的密一些了。


我:那其他公司做得怎么样?有没有你什么稍微看得上眼的设计?


王:国内就没有能看得上的。有一些玩家是做得不错的,但都是自己玩儿。自己玩儿就不计成本了,不计成本的话物种就多,加上自己维护得好,那就肯定不一样,但是商业项目就没有好的。其实我现在反而特别想做大型商业项目,因为我觉得这是可以扭转大家意识的一个好的方式。你看布兰克其实也是从大项目开始做。他就做那种特别大的政府项目,做大项目就让人能看到,我觉得这是对的。你想我给人家里、什么私人会所、瑜伽馆、茶室做得再好有啥用啊,它不是那种能够让人看到我们国家水平的东西。


我:是啊,我之前吐槽一些花展丑也是这种感觉。花那么多钱,搞国际花展,就展几天,弄得和农村庙会一样土,植物既不是本土又不好看,然后展完全扔了,太浪费。


王:对你说的本土这件事儿,其实我也挺有我的想法的,就是我们现在一做什么东西吧,就大家都统一成同样的植物,就跟那个国庆花坛一样。从北京、上海到广州、深圳,跨这么多纬度,地域、温度完全不一样,其实应该做本土的东西。现在植物墙的这个乱象怎么解释呢?首先,中标的企业都不做植物墙,业余的中标以后转包给专业的。专业的都是赔着钱在干,为了以后去做维护,所以他们赚的是后期维护的钱。所以首先得保证不能长久,长久就挣不了后期维护的钱,进入了一个恶性循环,就等于甲方花了钱找了一帮坏人,把他们给拖到坑里,然后出了问题还是找这帮坏人来维护。


我:好的东西就得花钱,花了钱才能做审美高的东西,审美高的东西多了人的审美也会提高。现在都是粗制滥造,大家还都觉得这是大众喜欢、就应该做土的。


王:像上海、深圳、广州是完全是可以做屋顶绿化的,北京难点儿。我做的基础是最厚的,八公分。现在有些公司追求的是薄,你想四厘米两厘米,那根往哪儿扎?所以全是这种面子工程。做这么薄以后,北京零下十几度的时候,一会儿给你冻个透透的吧,然后风再一吹一抽干,所有东西全挂。就是这样的公司,在每天拿国家项目,然后喊着自己代表中国,拿国家创新奖。我觉得他们只能代表中国的审美,真的不能代表中国的真正的技术。他们用的植物一般不超过3种:绿萝、吊兰和鹅掌藤,其他植物不会用。这三种植物都是能水培的,除了不好看,还有一个最大的问题就是后期问题。这三种都属于能长疯了的植物,最后会长得乱七八糟的。然后墙的基础又那么薄,最后这个墙是会掉下来的。我用的植物一般不少于30种,甚至近百种。还有我的水槽一般是根据植物墙的高度计算。甲方就不懂了。我说这有什么不明白,肯定越高,水槽越大呀,不然上面的水会漫出来。甲方还是不明白,他们就希望水槽越薄越好,可是水槽薄了之后地上都是水。他们根本就不考虑植物的感受是怎么样的,只考虑人的感受。


我:水槽里会长蚊子吗?植物墙上的植物有什么病虫害吗?根据生态学原理,这种人工的环境,植物群落多样性低,系统就不稳定。理论上是越丰富越稳定,但是人工的也追求不了那么多了。外面的绿化病虫害是很明显的,不知道植物墙有没有这个问题。


王:蚊子这事儿你应该最清楚,这个只有积水才有。因为我的植物墙是不锈钢的,做好后剖面绝对不存水。然后呢,我的滴灌技术呢也跟他们不一样,我是见干见湿,给植物一段干旱的时间,对长更有利。所以我的植物墙永远都是干的,这样的话就没有蚊虫的产生。


我:原来如此。


王:北方地区通风差,有时候就会生一些虫。这个没办法,要么就摘除,要么就喷药。我们就不管了,因为那些虫只吃某几种植物,这几种它吃完了就完了,所以我在当时做植物配置的时候就考虑过这些问题,尽量不选那些容易长虫的植物。如果种了的话呢,我会在旁边补一些会快速把这个空白的地方填补了的植物。所以这就是为什么要考虑到植物多样性的问题。植物之间是会互相的侵占地盘的,会跑来跑去的。你要是一个萝卜一坑儿,那一块死了就真死了,不可能有别的植物补过来,这就是我做一体化墙面的原因。我去法国时就发现了,布兰克做的就是那种有问题的植物墙。为什么觉得有问题,因为我第一次做的时候,当时是为了省事就做了挂袋儿了,我觉得这块儿一定是有问题的。我也看到了他的墙有类似的问题,有一片植物死掉了,很容易看到里面的结构,我掰开来看,结果跟我想得一模一样。一个享誉国际的大师跟我一个小白第一次做得几乎一样,就证明大师一定不是最好的。


我:其实只要出名了怎么做都有人夸,他做得比较早,所以说标准他也可以说了算。


王:布兰克是个植物学家,什么植物都敢用。那他为什么死亡率高呢?在于他是法国人,他的植物只选了在法国种了没问题的,但是他到东南亚也好,到中国也好,选的植物死亡率都巨高。是因为他不用本土植物,他还是在用他熟悉的那些植物,用他那些老的模式,就跟菜单儿似的固化了。但是有些植物明显是不适合的,比如像矾根,法国种是没问题,你试试在北京把矾根种墙上?在北京矾根不要说种墙上了,你种在地上都过不了冬。这就肯定不行,还有些芒草类的植物都会有类似的问题。他现在名气很大,其实他已经早就不做了,就是卖明细。他那手绘图我给你看了,你能乐死,稍微涂涂画好几个圈儿,上面写上植物的名字,就完事儿了。所以呢,这种手绘图任何一个施工单位拿到以后都不知道该怎么做,然后就胡来。北京其实有好多他的作品,但是几乎最后全都完蛋了。基本就没有一个作品能撑一年的,要不就被后来的维护弄得面目全非,都换掉了拆掉了。还有一个震惊我们业内的项目,据业内人透露他的这个项目设计费就要8万一平米,最后施工费只有1500一平米。你想如果倒过来,他设计费1500一平米,施工费8万一平米,那这个墙得有多好啊。这种就是本末倒置,这样的墙也好,这样的业态也好,其实是一种畸形的。但是他有名啊,有名的话就竞标也好,各方面也好,就有些人就图这个名儿。他做的东西确实足够多、足够好,这个我也不否认。但实际上他已经落伍了,就和我们早期一样,那套思维方式和技术我现在已经不用了。所以说如果有机会,我是想正儿八经做那种国家项目。不挣钱都行,但是要做大的,或者跟地产公司联合。反正我的植物墙是随着时间会越来越好,我经常说,时间是所有做植物墙的人的敌人,但是它是我的朋友。


我:嗯,是的,其实代表国家更应该做好一点,国家项目的钱花成层层转包的才浪费。我还有一个问题,就是这个植物墙到了后期,植物越长越重的时候会掉下来吗?


王:对你这个问题特别好,这个就是植物选择问题了。比如说有些植物墙会种苔藓类的白发藓,景天类的佛甲草,那肯定会掉,因为它的根系非常短。所以我大部分选择的是附生植物,比如说附生的一些蕨、兰。像鹿角蕨本身在大自然里就是在树上呆着,它的气生根和附生根是很强壮的,能抓住。所以我不需要用太厚太多的基质,只是给水分、养分,让它们自己抓住。那么我用的钢结构也好,里面用的一些毡布也好,这其实都是给了它们提供了一个支撑,相当于我做了一个充满了缝隙和水分的岩壁,它们就可以在上面攀爬。


我的这些想法怎么来的,其实都是可以追根溯源的。我之前想象过一个场景,如果是我们在地面上组培育种,做一个温床,比如说用一块海绵在里面挖洞然后塞种子进去,植物就可以发芽长起来。那我想着如果把它立起来在墙上,不也是一样的原理吗?只是你需要的是一个结构的支撑,还要考虑到重力的问题,上面的东西太沉就不行。所以我最后试来试去,就选择了水苔、轻石还有一些树皮混合,不是单纯地用水苔。我一开始也试过,发现一个问题,一两年、两三年以后,水苔就开始分解了,然后就出现了很多孔洞。所以后来我又增加了一些轻石。你看我们用腐殖土,里面会有草炭,草炭相当于水苔,供给水分跟养分。再比如说用珍珠岩,其实把珍珠岩无限放大,就变成了轻石,可以去支撑。然后比如蛭石,其实蛭石和水苔用处一样,等于是一种膨土,吸水以后可以保湿。还有树皮是会慢慢腐烂的,腐烂的过程中又会产生热量和养分供给其他植物,这都是可以缓效的东西。而且我的墙上灌溉不是单系统而是双系统的,滴灌走水是一方面,还可以走一部分的液体肥。另外还可以人工在植物叶片表面喷施水分和养分,因为附生植物除了根部,叶片本身有很强大的吸收和转换的能力,我们在叶片上进行补给也是可以起到同样效果的。



关于水哥的植物墙


我:有人觉得垂直绿化在国内起步都算不上,也没多大必要推广,但是搞垂直绿化的人会说出来很多的意义。对你来说做植物墙意义可能不一样吧,你觉得这事意义在哪,或者说你觉得做植物墙最开心的地方在哪?


王:对于我而言,我就觉得植物在平面的时候都是我们在低头俯瞰它。我们人总是高高在上,但是当植物在墙上的时候,你就去仰视它,那个时候那种敬畏感和那种环境感完全不一样,我觉得都是境,我做的是境界的境,做的是环境的境,就我觉得这是可以改变人的。所以我需要这样的环境,也需要这种有境界的植物墙。我再给你看一些我做的植物墙,跟我的朋友一块儿做的东西。你看了之后就知道。都是墙面,还可以有更多的想法。现在我还在改,我还在变。


我:赞赞赞~就是要听这种。


王:我特别挑地方,不是简单的做一个墙,不是跟这个环境格格不入的。应该做一个有故事的墙,它可以给这个地方锦上添花,甚至是雪中送炭,完全把这个地方的感觉给做出来。就是为什么我说我的东西一定要现场看。我做的每一个作品都是有故事的。比如呦呦鹿鸣和美其名曰。美其名曰原来是诺基亚的大楼,是一个曾经获过奖的铁皮盒子形状的楼,他们后来炸掉了一个,还剩一个。剩下那个我就求他们说别炸了,这大铁盒子是一个“日”,但如果这日两边空一段就是个“曰”。然后我告诉他们铁皮上是可以种植物的。最后就把那个大厦种满了草种满了花,变成一个“美其名曰


微信图片_20200210155044.jpg


微信图片_20200210155049.jpg


呦呦鹿鸣的植物墙我放了很多特别高的鹿角蕨,因为那个地方夕照是朝东的,所以东边太阳升起的时候会有阳光进来。阳光进来以后透过鹿角蕨,就有清晨的时候鹿到森林里面去喝水的感觉。


微信图片_20200210155106.jpg


微信图片_20200210155110.jpg


微信图片_20200210155114.jpg


还有像国瑞城的因味茶,因为它是一个做茶的,我当时就想到了如梦初醒。最后我做了几个植物墙,有一个墙叫如梦,有一个墙叫初醒。也是根据我对他们那种高山的白茶呀,什么茶啊的一种理解,把这个理解放到了植物墙里面去,其实做的是一种感受。


因味茶的植物墙之一,可以留意一下三图中植物随时间的变化,即水哥所说时间是植物墙的朋友。


微信图片_20200210155130.jpg


生生不息是我从大兴安岭回来以后创作的。在那里我看到很多的树倒伏下来,但是上面生长的植物并没有死,它上面可能有枯木又逢春,又有一些其他的东西在上面重新长出来。所以这里用了很多树皮,树皮是我在景德镇做陶瓷的时候买的,自己开车运回来。可以从图里感受植物墙做完前后的变化,包括灯光的变化,对整个空间环境的影响。


微信图片_20200210155227.jpg


在北理工做的卧云是利用了这个楼梯把墙面分割了,再加了一些灯,上面的秋海棠也形成了一些线条,破这个“之”字形。


微信图片_20200210155247.jpg


微信图片_20200210155253.jpg


给万科地下空间做的叫泊寓,所有的植物都有所依靠,相互依靠,又互为基础。比如说由一棵树皮开始,其他所有的植物都以它为基础,互相关联。它是一种植物的依靠,这种植物又是另外一种植物的依靠,大概就是这个意思。


微信图片_20200210155309.jpg


最近在济南做的应该是截至目前国内集中使用大型鹿角蕨数量最多的、最大的植物墙,总面积有150平米,光是三五年的鹿角蕨就用了几十棵。为什么强调鹿角蕨,是因为国内的植物墙一般都不用这个,价格贵成本高,所以都不舍得用。但是鹿角蕨特别容易出效果,有雨林的感觉,在墙上会感觉特别棒。这个项目一共包含三部分:墙、跨门和圆柱,未来跨门上的植物会像门帘一样垂下来,现在已经有一些垂的效果了。这些现在都可以用手机APP操控和管理,查看和控制浇水量、湿度、流量、灯光等等。


微信图片_20200210155347.jpg


微信图片_20200210155357.jpg


微信图片_20200210155402.jpg


微信图片_20200210155406.jpg


微信图片_20200210155410.jpg


再比如我自己家,我当时买的房子就是看中这个地下室,有一个天井。我想做几棵树,但是我不可能砍棵树放家里,我就准备拿PVC下水管儿包上书皮,种上各种附生植物。然后我要做一种能够在空中俯瞰那些附生植物的设计,在地下一层看地下二层,那感觉肯定是很独特的,有一种美丽的感觉,就是鸟瞰植物。为了增加这种体验感,我可能会做一个悬在空中的一半儿的断桥。


我:其实这也是一种艺术创作。


删减了文字还是剩下了这么多,其实总结一下就是植物墙是什么,怎么做,并没有统一的行业规范和定义,所以也没有很明确的行业标准,理念不同,做出来的东西相差也会很大。在中国墙上挂花盆就能算植物墙,达到了立体绿化的标准,但是放到世界可能就不是这么回事。垂直绿化不应只是绿化,生态建筑也不应只是把墙变绿,里面有太多需要考量的东西。是愿意花更高一些的成本做一个可以长久维持、持续生长、动态变化、与环境理念融合的的植物墙,还是做价格低廉、植物配置单一、需要频繁维护和更换、墙上挂袋挂盆型的植物墙,这个问题留给甲方们去思考吧。


最后再放两张水哥的植物墙作品吧,本文图片均由水哥提供,感谢水哥对本文的大力支持~


微信图片_20200210155433.jpg


微信图片_20200210155437.jpg




分享到: